网站地图 - 广告服务- 文章归档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今日热点 > 正文

第一章 国破

来源:原创 编辑:admin 时间:2020-05-13
导读:第一章 国破 “父皇,不要!”安文夕拼命的伸手去抓,却只擦过了安国君的衣角,看着安国君的身子直直的朝城门下坠去。 一声坠地的闷响传来,安文夕登上城墙,不敢去看地上的那

  

第一章 国破

  “父皇,不要!”安文夕拼命的伸手去抓,却只擦过了安国君的衣角,看着安国君的身子直直的朝城门下坠去。

  一声坠地的闷响传来,安文夕登上城墙,不敢去看地上的那滩血迹,悄然闭上眼睛。

  她是大年夜安的公主,国破,她理应以身殉国,这是她背负的义务!

  城墙上的女子,红衣飘荡,倾城绝色,仿佛画中人!

  国破,全城皆是素衣白服,她偏要一袭红裳,就算逝世,她也要逝世的华丽!

  “你若敢逝世,城中一切庶平易近皆为你陪葬!”城下女子清冷的音声传来。

  这个声响曾经深化骨髓,她的九哥哥一身湛蓝的盔甲,身姿挺拔,刚毅的曲线勾画出一张冷峻邪魅而生疏的脸。是的,他曾经恢复了真容。

  而现在他不再是她的九哥哥,而是她的杀父仇人——慕容喆!

  她还记得离国时,他执着她的手道:“夕儿,待我再次归来,便令媛为聘。”

  谁知,她却等来了他三千铁蹄压境!

  安文夕展开凤眸,徐行下了城墙。她不能逝世,她逝世了,父皇的仇谁来报?

  “开城门!”女子看也未看地上的那滩血迹,率领着全军将士踏进了皇城。

  他一步步踏上城楼,粗暴的挑起她的下巴,冰冷道:“安文夕,朕这个生辰礼品,可还爱好?”

  对上他带着恨意的双眸,她嘴角淡淡沁出了一抹嘲笑。

  本来,他还记得她的生辰。

  那笑,非分特别的扎眼,他不由得加大年夜了手下的力度,“安文夕,朕要让你求生不得,求逝世不能!”

  “来人,上烙铁!”他松开了她的下巴,接过侍卫递来的烧红烙铁道:“怕吗?”

  安文夕凉凉的看着他,不作答,美不美观的凤眸不复昔日的俏皮而是沁满了寒冰。

  “措辞!”

  “怕……你就会放过我么?”

  “只需你求朕……”

  “我不怕!”

  “滋……

  

第二章 称帝

  安文夕直觉后脑勺一麻,身子便逐渐倒了下去。

  慕容喆将安文夕从地上抱起,牢牢拥到怀中,猛吸了一口独属于她的甜喷鼻滋味,尽可能让自己避开她额头上的烙伤。

  一众侍卫拿捏不准这个年轻帝王的心思,立足原地。

  “愣着作甚,照朕嘱咐做。”说完便不寒而栗抱着怀里的女子走向宫城。

  未央宫内,慕容喆看着昏睡的安文夕,悄然地为她挑去额头伤口上的水泡,那举措,柔柔至极,仿佛是在庇护人世最名贵的珍宝通俗。

责任编辑:admin

相关推荐:

Power by DedeCms
Top